风间野上_

那时的春天稠密/难以搅动

【盾铁】重逢(战后,一发完)


史蒂夫站在衣橱前,神色茫然而纠结。
他把手在棕色夹克和黑色夹克之间晃了一圈,最终还是伸向挂在最里面的那件黑色的定制西装。
这件与衣橱格格不入的衣服还是托尼送他的。

纽约大战后的第一次复仇者发布会,穿着汤姆·福特三件套的托尼看着夹克衫牛仔裤的史蒂夫,抱着手臂深深地皱起他好看的眉,然后在耳机里呼唤了贾维斯。
只消十五分钟,一整套考究的定制西装就摆在了史蒂夫面前——连带着领带、袖扣和一双锃亮的皮鞋,尺寸和史蒂夫的丝毫不差。
从未穿的这么正式,换上这身行头的史蒂夫只觉得无比别扭。托尼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吹了声口哨。
“哦队长,发布会结束后你会成为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上床对象的。”
他站在那冲史蒂夫挑着眉,说着些调侃的话,蜜糖色的眸子神采奕奕。而史蒂夫只觉得他从来没意识到原来托尼的眼睛这样好看。

史蒂夫换上西装,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熟悉又陌生。
他又想起那次发布会上笨嘴拙舌的自己,以及侃侃而谈、贴心替自己解围的托尼。他们六个人在全美的媒体前承诺——只要人类需要,复仇者就一定会集结。
他念出这句誓言的时候偷偷去看托尼的侧脸,小胡子男人脸上的神情张扬而恣肆。他偏头回史蒂夫一个俏皮的挤眉弄眼,那个笑容即使是史蒂夫现在回想起也会按捺不住上扬的嘴角。

仔细打好领带,史蒂夫又拉开床头的抽屉。里面是个黑丝绒的盒子,一副蓝宝石袖扣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取出小心翼翼地戴上。

这是某一年圣诞托尼送他的礼物。
他把盒子塞到史蒂夫手里的时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说觉得蓝宝石的颜色跟史蒂夫的蓝眼睛很相配就买下来送给他了,没有别的意思。却又在史蒂夫看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睛轻笑着说谢谢的时候,涨红了脸落荒而逃。
那天他给托尼的礼物是一幅画。
——穿着黑色背心、蹭了一脸机油的小胡子男人在工作室测试战衣的手甲,胸前的反应堆泛着盈盈的蓝光,仿佛映着史蒂夫灼灼的目光。
“The one and the only Iron Man.”
画的右下角是史蒂夫隽秀的字体。
然而史蒂夫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在大厦里见过这幅画了,包括托尼的房间里——他偶尔几次进去的时候都曾留心寻找。
他有些失落,可能这幅画作为圣诞节的礼物,对托尼来说太过寒酸了。托尼并不喜欢他的画。你看,他甚至都不愿把它留在自己身边。
直到有一次,他有些沮丧地向贾维斯提起只言片语。AI管家用好听的伦敦音轻快地说:“其实先生很喜欢您的画,队长。先生甚至把它小心地收藏在自己的保险箱里,就是先生卧室里的那个,跟先生的第一个反应堆以及霍华德先生留下的录像带一起。”
史蒂夫发誓他那时听到了细小的“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就像当他还是布鲁克林的瘦小男孩的时候,他在新年的夜晚趴在阁楼上看到的那些美丽烟花的声音一样。
第二天,托尼就收到了史蒂夫送他的画本——几十页的画纸上全都是托尼的身影。

史蒂夫又对着镜子照了照,对自己的形象很是满意,他隐隐觉得这应该会符合托尼的审美。只是现在的他有些紧张,急促的心跳声回荡在他胸腔里,在他的鼓膜上撞击出剧烈的“咚咚”声。
——他今天下午约了托尼见面。
这是自战争结束三年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此刻让史蒂夫心乱如麻、坐立不安的唯一原因。

战争来的太过突然,几年后的再相逢就已经是在战场上了。托尼穿着MK50不断穿梭于硝烟炮火之中,跟史蒂夫在通讯频道里的几句对话也带着略显生冷的电子音。
“托尼,我很抱歉……”
掌心炮解决掉史蒂夫身后的偷袭者,钢铁侠拎着美国队长的手臂腾空而起,把他带离包围圈。
“哦够了队长,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虽然看不见,但史蒂夫知道托尼此刻一定在面甲后面翻了个白眼。
“瓦坎达的审美把你变的简直像只大猩猩。还有那个盾牌?哦老天,果然还是你的好姑娘更适合你……”
敌人又形成了一波包围圈。钢铁侠从胸口的反应堆里向美国队长发射能量波,美国队长立马举起星盾,反射的能量迅速扩散形成强大的冲击波,方圆几里之内再无人站立。
他们的配合还是一样默契。
钢铁侠拍拍美国队长的肩膀,重新冲上天空。
史蒂夫把失而复得的盾牌握的更紧了,他转身去支援被包围的神箭手,面罩下的笑容却藏也藏不住。
然而无限战争结束后,托尼却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史蒂夫,而史蒂夫也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原因一直没有回到纽约。
“这不怪托尼。”他想着。“我还一直没跟他正式道歉呢,这次我要好好跟他道歉才行。”

“队长,我们该出发了。”
神盾的特工在门外礼貌地敲敲门——他被弗瑞指派在今天担任史蒂夫的司机。
史蒂夫出声应他。他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西装革履的自己,又伸手正了正领带。
“史蒂夫,别紧张,别搞砸了。”他脑海里盘旋着这个念头,拿起桌上准备好的那束玫瑰,然后缓步走向门外。

车缓缓停在了某个路口,前方的车辆排起长长的队伍。史蒂夫有些焦躁,他胡乱松了松领带,打开车窗探头望去。四倍的视力让他看到最远处两辆撞在一起、横亘在道路中央的汽车。
“队长,别着急我们换条路。”
从后视镜里看到史蒂夫并不怎么好的脸色,特工忙出口安慰。他极速调转车头拐上另一条路,两旁的车辆慌忙避闪,愤怒地按响长长的喇叭。
史蒂夫疲惫地靠在座椅上按着眼角,试图用舒长的呼吸掩饰自己慌乱的心跳。

车子到达的时间还是比史蒂夫预想的晚了十五分钟。他抓起那束玫瑰匆匆跳下车,步履匆匆地两三步就跨上所有的台阶,却又在距离几米远处生生止了脚步。
托尼就在那儿望着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琥珀色的眸子里有星辰大海,也有史蒂夫无数个夜晚里的神往和心悸。他轻笑着,俏皮又可爱。上扬的嘴角和精致的小胡子,打着卷儿的棕发和眼角的细纹。
史蒂夫仿佛已经能听见他说:“嘿甜心,你来的可真够晚的,下次让钢铁侠捎你一程怎么样?”
他的神色一定是飞扬的,或许还会吹着口哨向史蒂夫挑眉。
史蒂夫想说“好,作为回报也许你愿意选个夜晚让美国队长骑着哈雷带钢铁侠去兜兜风?”
然而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
他一步步走向托尼,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然后他把那束玫瑰放在那块墓碑前。

托尼的照片印在上面。
虽然这张照片很好看,却也不及托尼真正笑起来的十分之一。
史蒂夫胡乱想着,呼吸有些颤抖。他伏低了身子去看那句刻上去的墓志铭,然后他身体一僵,忘记了怎么呼吸。

“The one and the only Iron Man.”

他就要窒息了。
一双大手狠狠地扼住他的脖子,每一次吐息都带着针尖贯穿肺泡的刺痛。此刻他的胸腔仿佛成了最为脆弱的东西,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争先恐后地释放出所有尖锐的痛感。
他踉跄了一下,堪堪扶住冰冷的石碑,然后双腿再也无法支撑地缓缓跪了下去。
他跟托尼平视着。
彼得说托尼身上有鲜花和小雏菊的味道,他兴高采烈地说自己是第一个发现的——那个男孩总是仗着托尼的宠溺肆无忌惮地拥抱他。
其实史蒂夫早就知道了。
许多个电影之夜,托尼都把头靠在史蒂夫肩膀上迷迷糊糊地睡去。他僵坐在那里不敢动,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光线。托尼的鬈发蹭在他的下巴上,痒痒的,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的气息。
史蒂夫一直没弄懂,这是洗发水还是沐浴露的味道?亦或者是托尼的香水。
只是他永远也没机会弄懂了。

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脏一抽一抽地疼,他用力捂住胸口。
可他明明已经没有心了。
早在托尼扛着核弹撞向灭霸的时候,他就听到自己的心“哗啦哗啦”碎掉的声音,就像托尼在半空解体的战甲那样脱离剥落下来。
世界是一面四分五裂的镜子,史蒂夫看到自己千疮百孔的心脏和绝望的眼神。
空中飞来的流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闭上眼的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失去了钢铁侠。
而史蒂夫·罗杰斯永远地失去了托尼·斯塔克。

“托尼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的嘴唇亲吻那双漂亮的眼睛。
就像曾经好多次他偷偷对睡着了的小胡子男人做过的那样。
“我在这,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

他昏睡了三年,才在这里跟托尼重逢。
那双蓝眼睛里有一片汪洋大海,他跋山涉水而来。

评论(27)

热度(101)